5mc5u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零二章 流言蜚語看書-xenne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
上官清澈沉默半晌,忽而诚挚的笑道:“多谢!”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頭條見
“你我何需言谢?”段知君又恢复了往日大咧咧的样子,他朗声道:“走,该我请你喝酒了!”
“好,今日,你我不醉不归!”上官清澈大笑道,心中的阴霾悄无声息的渐渐消散。
太阳毒辣炙烤着大地,热浪翻滚,知了在树丛里拼命的叫着,夜短昼长,实在难熬。
书斋的桌案上摆了三足瑞兽六棱熏炉,炉内是幽幽的檀香,林云墨正翻着段知君传给他的消息。
不能由门外走了进来,他已经在王府呆了两日了,可是不知为何,林云墨却始终没有见他,他疑惑不解,便自己寻了过来。
我是大鬼捕 九黎李傑
林云墨见不能进来,示意他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倒不是说他忘记不能这回事,而是最近几日事务太多了,实在无暇分身。
不能取出贤能主持的信笺,神色凝重的交给了林云墨。
林云墨接了过来,随手翻了开来,因为千山暮身世的缘故,他心底里始终对寺庙僧人与和尚心存着芥蒂。
不过,信笺里贤能言辞恳切,微言大义,令他动容,又见不能年龄虽不大,但殚见洽闻,心细如尘,胸怀且比常人坦荡宽广,林云墨禁不住生出惜才之心。
两人在书斋内详谈良久,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天色渐晚时,不能才起身告退,林云墨收敛了笑意,抬眸清冷的说道:“既然你决定留在宁王府,我不妨将话说透,暮儿是我的底线,我绝不会容忍任何人伤她半分!”
不能心中虽有一丝不惑,不过面上却未露分毫,他从容不迫的说道:“王爷放心,不能亦会尽自己所能守护好王妃!”
不能讲此话时,并未做他想,只是想着恪守侍从应尽的本分职责而已。
只是未料到,仅仅才过了一日,关于宁王妃是狐妖的流言蜚语便铺天盖地袭来,到了此刻,他才明白,林云墨真正所指的是什么。
情鬥官場
七芒骑士
启洲是边境城镇,城中百姓都是几代人在此土生土长,野蛮愚昧又冥顽不灵,对妖魔鬼怪极是深恶痛绝,欲除之而后快。
这几日里,宁王府门口又多了些鬼鬼祟祟的面孔。
林云墨彻底暴怒,一面彻查流言的源头,一面又对柳梦离千叮万嘱,不许千山暮出府门。
其实,即便想让千山暮出府,她亦没力气走出去,随着月份增大,她的不适却愈发严重起来,一整日里有多半是昏沉沉的。
各种汤药,补品都源源不断的送来,对于她而言也仅是聊胜于无,丝毫没有半分起色。
屋里闷热无比,林云墨便让人将软榻抬到荫凉的柳树下。
院中有池小小的湖水,土花沿翠,碧水清幽,觳纹起,溶溶曳曳。
千山暮枕了玉枕,清铅素靥,秀眉微蹙,眼角眉梢俱是倦怠萎靡。
林云墨端了一盏莲子羹,立在不远处,见到此景,心疼的无以复加。算来到启洲时日不短了,千山暮的身孕也已近七个月了。
蓦地,在端王府她初有孕时对他说的话毫无征兆的冒了出来,他有些心惊肉跳,隐隐有种不详之感。
一抬头,看到李继由廊庭急急的走来。
“主子,关于王妃流言之事有眉目了!”李继压低了声音道。
“说!”林云墨脸色阴沉,心中浮出了一个人,在锦川知道千山暮之事的并不多。
听风者的传说
李继愤愤的说道:“流言最初是由街尾说书人陆勇那里传起的,据他讲,前日曾有一俊美的男子付了大笔金银给他,让他添油加醋的将此事宣扬开。”
“俊美男子?”林云墨森冷的自语,“继续说!”
書生修仙傳
“陆勇有了钱便去跑去妓院风流,巧的是,在妓院里又碰到了之前那个男子,无意间听老鸨喊他殿下!”李继气鼓鼓的说。
“林邦彦!”林云墨眼眸中划过一道森然的杀意,切齿的低吼道:“早该想到是他,很好,是你自己作死,别怪我心狠!让周琛带几个精锐,将林邦彦给我弄来!”
兵神纵横 孔孟飞仙
李继得令,便疾步而去。
林云墨心中怒火翻腾,平复了好久,才稍稍压制下去。
这才走到软榻前,却不想千山暮已醒了,正恬静的看着他,轻柔的目光里夹杂了一丝眷恋。
“醒了怎么不喊我?”林云墨上前扶起她,靠在自己怀中,千山暮晃了晃头,却觉的头晕的厉害只想吐,胸口依旧闷闷的疼。
“睡了那么久,定是饿了,我特意吩咐膳堂熬了莲子羹,多少吃一点!”他柔声道。
元寶蠟燭香 申示山人
千山暮扬起一抹淡笑:“不会是燕玉堂那个厨子做的吧?”
林云墨笑道:“你就是想吃他做的东西也吃不到了,那人改行做了王府护院!”
“早如此多好,人不能钻死牛角尖!”千山暮缓缓的说,她抚了抚歪坠的发髻,眉头一皱:“哎呀,如此…蓬头垢面的,真是…丑死了!”
弑血魔君
無盡榮耀
说罢,她低低的喘息着,到底是怎么了,如今,连讲话都觉得有些吃力了。
“那又如何。”林云墨慢慢搅动着莲子羹,笑呵呵的说:“为夫又不嫌你!好了,先别说话了,养养精神。”
千山暮勉强喝了两口,抬眸又低缓的说道:“刚才,我梦到了…东方韵!”
“怎么会梦到她?”林云墨奇怪的问道。毕竟,他们离了烟浮国也已经近一年有余。
“梦到…”千山暮轻轻的笑了笑,在他的掌心里无意识的划来划去,那种感觉酥酥的,麻麻的,一直蔓延到他的心尖上。
“什么?”他轻声问,握紧了她的手,不许她再乱动。
千山暮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她来接我!”
林云墨听的心头一震,刚刚消下去那种不详之感又一股脑的涌了上来,他用力的抱紧了她,决然道:“我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你,谁也不能!”
“只不过一个梦罢了,你紧张…什么啊!”她抿嘴一笑,眼底划过一抹裂痕,她听到心底有个弱弱的声音说,若不是梦呢?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