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ju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第七百一十六章 咬咬牙總能撐過去讀書-xyoyw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越是心急,夏萧越是担心。即便黑煌之前承诺过自己不会食言,可夏萧隐约还是觉得她不会那么好的帮自己。虽说帮自己下封印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在帮她魔道,可下完之后,他们之间就没了半点关系。
夏萧不知自己吸收那些元气花了多少时间,也不知黑煌还认不认账,所以等其回答时眼神出卖了自己。
“如果我现在不想帮你怎么办?”
黑煌脸上有笑,话中却无笑腔,令夏萧捉摸不透。
赌徒
“你应该不会忘记自己说过什么。”
“还有四十多天就要开战,离起始大帝破除封印那么近,你真的觉得自己能逆转乾坤?说不定烙印成功封锁之时,战争就要打响。”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需要很长时间?”
“那倒不是,只要你承受的住,一个星期就能完成。可若你撑不住,会立即被碾碎!”
“咬咬牙总能撑过去,而且师父他们肯定也有准备,只是大荒没有联合起来,没有完整的对敌计划。我所做的,就是把消息带回去,令所有人重视起来,团结起来!”
“你没想过你这么说会有什么后果?我们可是敌人。”
夏萧自然知道,可面对黑煌的目光并不畏惧,目前他还不会有生命危险,因为身上烙印还在。所以他目光强硬,一副做好承受冲击和面对风险的准备。可黑煌一笑,不知何意。她现在得到自己想拥有的一切,没有理由郁郁寡欢,更没有理由哀怨。
“哼,逗你玩而已,就算你不说这些废话,我也会帮你。等你将烙印封锁,便回去告诉所有人我们的进军计划,最好是把大荒所有修行者都聚集起来,我们也懒得一寸寸土地的去找。”
“这么得意,觉得自己已势在必得?”
“我很喜欢你的性子,但你这话说的不好,我这叫自信,难道我不该这样?”
黑煌坐于王座,白敦死后,它就成了她的所有物,像粘人的宠物一样跟在她屁股后头。而黑煌坐在上面的确更有霸气,每一个于黑暗中的表情都像能掌握一切,此时她双手放在扶手上,信心满满的讲道:
“如果只有我一人,四大势力和天下强者我确实对付不了,但你别忘了,我有先祖,还有起始大帝。他同样对你们人类有怨气,就算我们没有联盟,也有可能会出冲突,但我们的方向一致,都是为了报复,这会让我们慢慢并肩而行。你觉得以人类现在的实力,谁去对付起始大帝?就算清寻子去,也得有个帮手,这样一来,谁来对付我和先祖?你们的人手显然不够,也就宁神学院强些,走首教会人少且弱,冒险者工会都是群杂鱼,没什么用!”
奴妃難馴:梟皇請慎寵
“棠花寺那些秃驴有些本事,但他们孤立无援,坚守自己的阵地也会死在荒原,就是这么简单。我们的开始,便是你们的结束!还有一点,那就是魔道生物这么多,每杀一个人便更强一分,只要一开战,你们的损失会越来越多,我们却会越来越强,就算魔道生物被杀,也会被其他人吞食。如此反复,这个世界终会被杀戮殆尽,荒兽便于之后建立新的家园。”
这种话听得越多,夏萧心里越慌,可他坚信不到最后一刻分不出胜负,而且他有办法对付起始大帝,硬碰硬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谁赢谁输还不一定,来吧!”
“说得正尽兴,不过你这么着急,我们倒可以立即开始。但你说咬咬牙就能撑过去,小心把牙咬碎。”
夏萧的舌头在嘴里绕过两圈,舔了舔牙,咬碎不是大事,最主要的是能挺过去。
“在这吗?”
“去幽林空间吧,里面魔气横行,有助于压制烙印。”
夏萧颔首,还未迈出脚步,已和黑煌处在血雾中。还是之前那个乐园,但没有四岁,十三岁和二十岁的身影。夏萧看了一眼,缓过神来,重新与黑煌对视。他们站在空中,开始前,黑煌郑重道:
“这道封印一共分为六个部分,分别对应五行和整体。因为烙印是你和语尚言的联系物,所以封印过程中,其中的力量会对我的魔气产生抗拒,但我必须将其压碎。作为烙印的承载者,你会遭受很强烈的痛觉冲击,但必须得保持清醒,否则难以进行封印。”
夏萧点头,示意明白。可等待半天,黑煌就是没有行动,也不像在准备。
“你在干嘛?”
“我其实想问你一个问题。”
“那就赶紧问,我赶时间。”
“哼!口气真大,你以为一封印完就能走?”
“你只管封印,总之我不想久留。”
“你这张嘴倒是有趣,但还是之后问吧,免得误了先祖交给我的事。”
“这么说你就是有答案了。”
夏萧此话一出,黑煌当即冷脸。
星際之全能進化 星河聖光
舍我妻誰:總裁妳要乖 幽魂z魅
新岳飞传 椅岭散人
“少废话!”
说罢,一股魔气贯穿夏萧全身,令其仿佛被串在天地间,忽得一下愣住。不过就在四周魔气如蛇般朝其身体钻去时,他立即开始抗拒,体内元气魔气一同催动,爆发出一道微弱的气浪。
虽然实力有所提升,但夏萧怎能和黑煌相比?已快过去四年,在黑煌的力量面前,夏萧依旧那么弱小,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前妻,非妳不可 妖千千
黑煌怕伤到夏萧,没有强行将他的力量压下,只是冷声说:
天降娇宠:爱妃快到碗里来
“真赶时间就别动!这些魔气最后会归于封印,不会残留在你体内。”
夏萧只好相信,现在也没有别的选择,任其在体内钻动。强横的魔气在体内钻行并不是件值得人高兴的事,因为那股不相融的痛觉已让夏萧开始浑身冒汗。即便他使用过黑煌的魔气,始终有种熟悉感,可那股痛觉在所难免。
夏萧的变化黑煌早已得知,能做到将魔气再成一棵树的人她第一次见,不禁赞叹是奇才。若世上所有魔道人都怎么做,肯定会产生巨大的轰动,可她不知办法,现在也无需知道办法。
在擎天宗人面前,黑煌一直说取得胜利就可以令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到时他们便是大荒的主宰,其实不然!
离先祖最近的黑煌知道,先祖只想复仇,至于兽族崛起,只是复仇后的必然结果。至于魔道生物,除了她和先祖,都会被毁灭殆尽,因为这是他们成魔的关键。这像贪吃蛇的游戏一般,大蛇吃小蛇,可等待大蛇的,却是两条泰坦蟒。
这是黑煌的想法,可雀旦究竟如何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夏萧体内穿行的魔气从其胸口进入,向四肢和脑袋而去。木行重塑的右臂在魔气的钻动下断裂,左手掌也在血雾中化作一块只有大致形状的藤蔓木头,落到乐园骨棒上。
残缺的夏萧显得无比瘦弱,可蛇般的魔气分别出现在他双脚脚踝、手臂手腕及头顶。它们如长在血肉中,呈环状将其护住。黑煌倒没有那么关心夏萧,就是怕手误。要是夏萧有闪失,可能会给自己埋下隐患,因此得加倍小心。
当这些魔气所成的奇异纹路变化且牢固起来,夏萧突然觉得先前那股肌肉撕裂,骨骼摩擦的痛觉尽数消逝,只剩一身酸痛。这种不痛不痒的打击令夏萧很有信心,可黑煌当即泼下一桶冷水。
“这才刚刚开始,准备好了吗?”
“嗯。”
夏萧呼出一口气,于四周的腥臭气味中紧咬牙关,做好了准备。可当黑煌右手一挥,一股魔气朝夏萧的后背而去,令其猛地尖叫出声。
这一霎,夏萧大脑一片空白,终于知道雀旦为何要让自己抵达参天境后再下封印。即便他实力有所提升,也难以抵挡这股封印带来的疼痛。
夏萧后背挺直,甚至向后弯,背后的烙印被魔气以夏萧的性命逼出。夏萧这才意识到,烙印那么不好现身,要想将其封印,就必须将其逼出,要想将其逼出,就必须用自己的性命做威胁。
生若夏花
在事发之前,夏萧没想到封印方法会这般野蛮。可魔道做出的事,怎么也华丽不起来。四周的魔气连同那环状的魔气令夏萧如被放置鬼门关,四周空无一物,却像血雾中藏有无数厉鬼,于冰冷的狂风中前来撕咬他的身体。
魔气带来的猛烈痛感一瞬成了压迫,令夏萧张不开嘴,只是紧咬牙关。黑煌站在夏萧面前,他就盯着后者,想着自己还未完成的大仇,梗着脖子忍着。看着他凶狠的目光,黑煌倒不至于害怕,只是打趣道:
“这才只是金行封印,且还未结束,慢慢享受吧!”
夏萧僵硬的面孔变得血红,额头青筋暴起,可他嘴角一勾,似很快适应这种压迫。可就像黑煌所说,魔气注入的越狠,烙印反抗的力度越强。可再强也要将其压下去,以此达到封印的目的。如此反复,夏萧作为烙印的承受体,在其未压下之前,就得一直承受或强或弱的压迫感。
对夏萧而言,压迫比突如其来的猛烈刺痛要好得多,那种如中万箭的感觉令其有再强的毅力都忍受不住吼叫。可现在絮乱的呼吸逐渐稳定,掌握着自己的节奏。夏萧可不花太多时间,所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封印完成,因此他等待着,等着黑煌完成金行封印。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