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qi48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243,曖昧的風情畫:第五章(3)相伴-qhqz7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咧嘴笑了笑,说道:“那幅画,是陈先生什么时候画的?”
陈栋想着从林芸芸那里拿到画,是去年九月份的时候,所以不加思索地答道,“去年九月份画的。”
罗菲下次得问问张女士,于铁是什么时候把画拍照给他的,来见陈栋之前,真是有些准备工作没有做好,所以在陈栋面前,这场对话让他逐渐占了下风。
罗菲他今天来找陈栋,并没有想着就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只是看看陈栋听到他在调查那幅画的原作者时,他的神情是怎样的?陈栋表面看起来,似没有一丝涟漪的水面,其实平静的背后,暗流涌动。看来那幅画的背后是有故事的,不是陈栋自己画了那幅画那么简单。
罗菲找陈栋,能有这个收获,他就满足了,至少知道陈栋对那幅画时有所隐瞒的。
于铁的太太张女士说,于铁临终前,到过辉煌镇,并住在五月花旅馆,他决定去五月花旅馆走上一遭。于铁在那里画了那幅画,那幅画不知怎地到陈栋手里了,估计陈栋看他得病去世了,并知道于铁没有发表过那幅作品,于是占为己有了,拿去谋得私利。罗菲这样推测。
罗菲出了画室,穿过马路到对面时,他被人叫住了。
罗菲看是那天下雨,他们相撞的那个年轻人,不禁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马聪道:“等你呀!”
罗菲道:“你在跟踪我?”
马聪道:“我不是变态的跟踪狂,我为什么要跟踪你。我看你去找陈栋了,所以就等你了。”
罗菲道:“我找陈栋,跟你有什么关系?”
马聪道:“因为我们俩都对那幅以别墅为依托的风情画很感兴趣。”
罗菲道:“你对那画的什么感兴趣呢?”
马聪道:“画中的别墅。那栋别墅是真实有的,我想知道画家是什么时候画那别墅的,别墅窗子上的男女的长相画家否记得!”
罗菲道:“你是什么人?你知道那栋别墅是那里?还对窗台上的男女还那么感兴趣。”
被美女环绕的鬼神天工
马聪道:“你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叫罗菲,是一个业余侦探?”
罗菲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底细?”
马聪道:“那天我们相撞后,我看你进了罗菲侦探社,我想你的名字叫罗菲,是一个私家侦探。”
罗菲道:“是的。”
马聪道:“很好……再告诉我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受人委托在调查那幅画的真正作者,因为你上次你舍不得把报纸给我,还说那幅画的作者不是陈栋,所以我有这样的推想。”
罗菲道:“莫非你也是侦探?在调查别墅窗台上暧昧的男女,帮人调查他们是否偷情?侦探很多时候干的就是这样无聊的事情。”
马聪道:“不,实话告诉你,我叫马聪,是一个刑警,在调查一宗谋杀案。”
罗菲一惊,说道:“我确实受人委托帮人调查那幅画的真正作者,按你那么说,这幅画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你所说的谋杀案?是怎么回事?”
丹主 東方勝
马聪道:“豪门吴家的媳妇周凝雪被人谋杀,这么大的事,你应该知道吧!”
罗菲道:“知道,不是报道说有人入室抢劫,周凝雪才被谋杀的吗?警察正竭力追查那个劫匪。”
马聪坐到路边的一个长椅上,并示意罗菲也坐下,说道:“可能是劫匪杀了周凝雪,也可能不是。”
罗菲跟马聪并排坐到长椅上,说道:“难道你有不同的看法?”
壹億新娘:首席的貼身契約
马聪道:“听人说周凝雪生前不够检点,暗地有情人,可能被情人杀害了,凶手为了掩饰他作案了,伪造了抢劫的现场,还把周凝雪的贵重东西拿走了……”
大阴阳真经
抗日之血祭山河 骠骑
罗菲若有所思道:“所以你看到那幅画中别墅窗台上的男女,你认为是周凝雪和她的某个情人在家偷情,你想找到画的作者问问清楚,他当时看到的男女的相貌?是这个意思么?”
“是的……但画的作者好像真不是陈栋,我去问了他,他说不出画上的别墅在那里。我可以肯定,那栋别墅就是周凝雪的,”马聪做贼心虚地强调道,“我和同事去调查周凝雪被谋杀的事情,去过那栋别墅几次,所以对那栋别墅记忆犹新!”
剑斩天下 虚尘
罗菲道:“你这样说帮了我的大忙,让我知道,陈栋是不知道那栋别墅在那里的,这也算是他不是那幅画的真正作者的证据之一。”
马聪道:“眼下,我们得互相帮助,一起找出那幅画的真正作者,问那幅画的真正作者是否看到那对男女的长相?”
罗菲道:“那幅画的真正作者可能是于铁,如果真是他,也帮不了你什么,因为于铁已经去世了。”
天才萌宝:爹地轻点妈咪疼
马聪跺脚道:“——这可真麻烦了。”
罗菲道:“于铁是北bei京jing人,他去你知道的那栋别墅,会不会是去见友人,他和友人一起看到了那一幕呢!就是看到那对男女依偎的情形。”
马聪道:“你到挺会安慰人的……呃,给我这样渺茫的希望。”
罗菲道:“我不是安慰你,我是给你的一种假设,你也是探案的,假设在推理过程中也很重要。”
我的原画师男友
马聪道:“好,我期待这个假设会带给我希望……他的友人那天看到了别墅窗台上的那一幕。”
罗菲道:“所以利用你的警察身份,去你所知道的别墅区,调查一下那里谁认识画家于铁?”
马聪道:“委托你调查那幅画真正作者的是谁?”
罗菲道:“于铁的太太。”
马聪道:“那就是于铁的行动,都会告诉他的太太,若直接问他的太太,于铁去那里别墅见谁,会不会更简单一点?”
自从周凝雪被杀,马聪不是很愿意去她生前居住过的地方,生怕有谁认出他来,他曾去过周凝雪的别墅。
稍縱即逝的愛
罗菲道:“等我在辉煌镇走一遭后,我会跟于铁的太太好好谈谈,我也有好多疑问要向她咨询。”
“那就拜托了,”马聪指着他们斜对面的咖啡馆,“我请罗侦探喝咖啡,感谢你能够帮助到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