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o75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 線上看-第1991章華佗治病,公孫行獵相伴-asge6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沟之中,华佗正在山间寻找着草药。
骠骑将军斐潜一直在派人寻找,但是都没有找到华佗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华佗跟着一些流民进了山中,这让斐潜的人如何能够找得到?
預約來生 雲之霓裳
至于华佗一直跟着流民行动的原因么……
也很简单。
华佗在山间攀爬着,然后抬头看见在山石缝隙之中,斜斜生出了一截草药,便踩踏着山岩的缝隙,又往上爬了一截,手才刚刚采集到了药材,就便听到山下似乎有些呼喝之声,在林间震荡传播有些散乱。
树木多了,会阻碍声音的传播,站在林中往往会听到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样,那是因为树干树枝对于声音的遮挡和折射,因此在树林中即便是有人在前方以声音引导,依旧容易迷失方向,就是这个缘故了。
华佗在半山腰上,相对来说就好一些,听闻了有人呼唤,便回应了一声,因为山野空旷,余音缭绕,似乎有无数个华佗在一同大喊:『在这里……这里……里……』
流民其实大多数的普通的农夫农妇,在他们停留下来的时候,点出的技能就会陆续的发挥出作用,开始修理地球,搭建小窝。可能没有像是鲁滨逊漂流记描写的那么舒适惬意,但是也尽可能的获取一个落脚之处。
对于这些流民来说,忍饥挨饿都不算是什么,麻烦的是,病痛。
『怎么了?』华佗看见他徒弟带着几个人到了近前,便问道。
『医师!救救我家那口子吧!』一名农妇抢前几步,就朝着华佗拜下叩首,也不管山石锋锐,顿时划破了额头,鲜血淋漓直下。
『先起来……』华佗说道,『人在哪里?』
『抬来了!在,在山下!』另外几个人说道。
『走,看看再说……快,去带路!』华佗也没有多废话,直接吩咐道。
华佗没有跟着流民一起住,而是间隔了一些距离。这是华佗的经验,也是教训。
当年华佗还年轻的时候,曾经一度觉得跑来跑去多麻烦啊,不如直接跟着流民,有病治病,也可以及早就治等等,但是很快,华佗就尝到了这么做的恶果。
人,都是有私心的。
纵然华佗基本上是免费在给这些流民治病,但是华佗的免费行为,在流民之中也是一种稀缺的东西,谁能先看病,谁往后排,谁重谁轻,还有人准备挟持华佗,然后让华佗听他们的指令给谁看病……
所以最后,华佗学乖了,远远的跟着,让这些流民知道有这么一个医生,但是要来看病却不是那么容易。毕竟在汉代,要走十几里的山路,对于这些长期处于饥饿线上挣扎的流民来说,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是,这样带来的问题也有……
比如当下。
当华佗面对着的病人,就是已经是非常严重的症状了。轻症的病人根本不会辛辛苦苦的来找华佗,花这么多的气力多找点吃的不是更实在么?所以一旦找到华佗的,就基本上都已经是病入膏肓,奄奄一息的了。
病患因为疼痛,面色狰狞,手足青紫,活脱脱更像是一只鬼,多过于像一个人。
『疼了多久了……』华佗一边检查着病人,一边问道。
『三,四……四天了……』病患的家人紧张的说道。
『取针来!』华佗也没有讲什么疼了这么多天,为什么现在才送来的话,毕竟这种话就像是在推脱责任,是病患送得晚了,而不是自己没能力治,『取大针!』
背负药箱的华佗徒弟连忙上前,将药箱打开,然后取出了针灸用品。
周边的人也都屏息凝神,专注的看着。
这要是放在后世,说不得就中医医生会直接说,你们还是赶快转西医罢,这么严重的病症,中医治不了,你看是我给你们打电话,还是你们自己去联系……
中医真的是从来不治急症,只能治疗慢性病的么?
王公士族有个头疼脑热,身体不适的,病轻且微,自然是找医师慢慢治疗,慢慢调理,但是大多数贫苦之人找到医生,一般都已经是濒临绝境,生死关头,或许下一刻就是断气身亡,难道说华夏古代中医遇到像这样的病人,一律都不治?
很显然,肯定不是这样的。
那么为什么后世的中医变成了慢郎中,不敢治疗急性病的?
华佗取针在手,当即扎入患者穴位之中,三针下去,就见患者原本铁青且狰狞的面色,渐渐有了点人样回来。
站在一旁屏住呼吸的其余人,也跟着吐出了一口气。
作为汉代社会最为基层的流民,是没有钱财来治病的,所以华佗给他们治病,向来都不收钱,若是感恩,愿意帮忙干几天活的,那就安排打些干柴摘些草药就行,也是这些人力所能及的事情。
但是同样的,华佗一直在跟着流民走,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锻炼自己的医术。
抗战兵王传奇:抗战爆破手 海客
也是因为如此,华佗现在擅长的主要是两项,一个就是眼下的这种危急之症,华佗大体上都是用针灸先抢救,然后再用药石,另外一个就是金疮科目,毕竟流民么,一路上各种刀枪剑戟的伤害,随时都可能出现。
只不过华佗也没想到,他在这些项目上面的努力,不断努力学习成长的时候,然后到后辈的时候竟然会将『救急科』和『金疮科』,全数都拱手相让给了西医……
『肠痈之症。』华佗摸了摸患者的腹部,说道,『恐是糜于腹中,需剖而取之,方有一线生机……』
『什么?』
『剖……剖腹……』
『就是割开肚皮……』
『割开肚皮不就死了么……』
搬运患者的其余人等议论纷纷。
『此时便只有死中求活……若不剖腹,必死无疑,若某行剖腹之术,当活五五之数……』华佗指了指病患,『某行针,便只能暂缓其病痛三刻钟……若是腹中再次恶痛发作,就怕是神仙也难救了……』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名患者的妇人身上。
妇人原本就跪在病患身旁,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向华佗叩首,『医师,求你救救他罢……』
武裝煉金 騎豬的胖子
『好!徒儿,准备热汤、烈酒、麻沸散!』
华佗挽起了袖子……
……十天之后……
复诊回访的华佗检查了一遍病患腹部的伤口,然后重新上了新药,捆扎起来,点头笑道:『再得三五日,便可下地慢行,但仍不可用力过甚,以免伤口迸裂……』
患者夫妇千恩万谢不提。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当然,要完全好起来,十天时间肯定是不行,但是现在来看,至少一条命是华佗从死神手里抢回来了。
流民部落之中,有老者让人提了些山上采集的干果菌菇之类的东西,来感谢华佗,华佗推辞一番,也就让徒弟收了,装在草药筐中,往回走。
『师傅,真好,又救活了一个……』
华佗徒弟蹦蹦跳跳,很是开心。
华佗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想了想,然后说道:『等道路上的雪完全化了……我想去长安看看……』
『什么?去长安,好啊,好啊!』徒弟更是兴奋。
华佗不由得笑着说道:『你这小兔崽子,你就不问问为什么要去长安么?』
『呃……师傅为什么要去长安啊?』徒弟问道。
华佗哈哈笑着,然后仰着头往前就走:『哼,不告诉你!』
徒弟顿时呆住了,然后看着华佗在前面走,不由得跺了跺脚,不过很快也就同样笑了起来,跟在华佗的脚步后面,一前一后,向前走去……
契约新娘:霸道总裁顽劣妻
……(´^ω^`)ヾ(^▽^ヾ)……
穹庐苍苍,荒野茫茫,白云悠悠。
一彪人马紧紧追随着一柄鹿头旗,沿着已经破冰流淌的无名河向下游策马而去。
丁零人崇拜白狼苍鹿,严格来说,大漠里面的人大多数都是崇拜这些。因为大漠之中,也就是这些大一些的动物常见,狼凶狠,鹿灵动,所以也自然成为崇拜的对象。同时也比较少有崇拜羊和马的,因为羊是用来吃,马是用来骑的……
丁零头领并没有在队列之中,而是羁着战马立在河岸边上,一面注视着队伍前进,一面仔细地听之前派出去的斥候兵卒汇报前面的最新情况。
那名斥候兵卒带马都是跑得浑身热汗淋漓,甚至看得到在头顶上有些热气蒸腾,双手拽着缰绳在马背上喘息说道:『大头领,汉人的那个什么骠骑人马已经向西去了。』
『向西?』丁零头领仰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似乎是在以此来辨认方向,旋即用手往西边一指,『你确定他们往西边去了?』
斥候点头道:『是的,马蹄印记和尸首的血迹都朝向那一边……』
『汉人有多少人?』丁零头人问道,『有交手么?』
『不知道。看样子似乎并不是很多……』斥候说道,『但是汉人的踪迹很奇怪……似乎是带着车……有像是车的轨迹,但是又不太像……』
『带着车?再这样的路上?』丁零头人看了看斥候。
斥候迟疑的点了点头,『有些像……』
『好了,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休息……』丁零头领说道,然后皱起眉头,再次确认的看了看地面,喃喃自语道,『这种地面,还能走车?』
『大头领,为什么我们要追出来?这些人难道是另外一拨的汉人么?』在丁零头领身边的护卫有些不解的问道。护卫一直都是跟着大头领的,所以有一些事情护卫自然也是清楚,只不过不明白为什么大头领之前说了有可能会和这个什么骠骑合作,却要截杀这个骠骑的斥候小队。
丁零头领呵呵笑了笑,说道:『草原上的狼,是怎样确定强弱次序的?是靠嘴巴吼两声么?去传令,跟下去,找到这些汉人!』
草原之上,弱肉强食。
谁强谁弱自然不是只靠一张嘴,几句话,就能确定下来的,丁零头领知道汉人变强了,但是有多强,值不值得自己压上一注,当然需要先掂量一下分量。同时,和这些汉人斥候兵卒交手,也可以反过来取信于鲜卑人……
原先丁零头领的计划,但是见到了步度根似乎依旧那么多人的时候,难免心中也有些迟疑,就像是四九看见光头强,似乎也还是铮明瓦亮的,所以他必须亲眼看一看,掂量一下。
同样也在观察和掂量的,不仅是丁零的头人,还有公孙度。
在这个时间阶段上,公孙度在玄菟郡。
玄菟,这两个字,多少有一些怪怪的味道,然而这个味道,已经是第三代了。
洪荒之清玄道 化学土豆
第一代,是公元前108年,汉武帝设立,属于西汉关外四郡之首。
第二代,是公元前1年,玄菟郡西迁至后世吉林东部。
第三代,是公元107年,玄菟郡又再次迁移,到了后世沈阳境内。
然后玄菟郡一直到了到公元404年,玄菟郡才被高句丽偷偷的给吞并了,然后也成为了后世棒子自称所谓全宇宙至强之国的发源地……
在三国游戏之中,公孙瓒么,还算是可以用一用,但是对其他的公孙一家子,比如公孙度、公孙康、公孙恭、公孙渊等等,一般来说都是当成土鸡瓦狗一般,顶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都懒得看的那种。
可是,认真看看史书,可以发现,公孙一家,居然占据辽东将近50年,从190年一直到了238年。别看打不过曹操和司马懿,但公孙这些看不上眼的废材一家,却能打那些后世很凶悍的黑山白水的少数民族哀哀乱叫。
黑山白水之间,不仅仅只有高句丽一族。
鸿蒙炼血道
公孙度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甚至比公孙瓒的野心都大。
因为公孙度觉得自己公孙这个姓氏,是中华古老姓氏之一,是最为高贵,最为纯粹的华夏血统。
定位尋寶系統
春秋时,诸侯都喜欢自称公,他们的儿子便称公子,公子的儿子,则称公孙。公,公子,公孙,都是贵族。
还有一个说法,公孙氏来自黄帝。黄帝,姓公孙,名轩辕。
所以公孙度觉得自己出身高贵,这一点,有错么?因此公孙度处处都强调自己的传承,血脉,甚至隐晦的表示自己的血脉比什么姓刘的都要高级……
但是就像是大多数自傲的人,都藏着些自卑一样,公孙度的血脉传承么,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公孙度的父亲叫公孙延,原来在辽东郡,因为逃官避吏,公孙延才带着儿子公孙度,北上到玄菟郡。
所谓逃官避吏,不是所谓大儒举征不就,而是逃避狱吏的追捕……
这说明,公孙延当时肯定是犯事了,而且事情还不小。。
幸运的是,公孙延父子遇到贵人——玄菟郡太守公孙琙。
一笔写不出两个公孙,更巧的是,公孙琙有个儿子叫公孙豹,在18岁的时候夭折了。
而公孙度的小名,正好也叫公孙豹,然后年岁也相差不多,所以公孙琙一见公孙度,父爱泛滥,使深深喜欢上公孙度……
公孙琙送公孙度去读书,又为他娶了媳妇,送车送房。公孙度,就自然从逃犯之子,变成太守的义子,因此来说,所谓血脉,还不如干爹实在。
公孙琙死后,公孙度就继承了他的遗产,算是再辽东扎下根来,但是作为这么高贵的血脉之人,怎么能够长期留在边郡呢?
这一次,公孙度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之前袁绍和公孙瓒交战的时候,一个是袁绍的威名太大,另外一个是公孙度当时正在和肃慎人交手,所以最终错过了幽州控制权的争夺时机,等他平定了肃慎人叛乱之后,袁绍已经拿下了幽州,公孙度自己也需要恢复恢复,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动作。
这两年来,公孙度觉得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当下幽州情况犬牙交错,甚至比当年公孙瓒和刘虞时期还要更复杂,这就是机会。公孙度觉得自己错过了第一次,就绝对不能再错过第二次……
『让高句丽的那个家伙出些人……』公孙度对着柳毅说道,『这些没用的废物,战场上用不了,但是多少还能搬东西运粮草罢……』
柳毅点头应下,这也是应有之意。
高句丽就在辽东边上,原本的老国王,叫做伯固。这个家伙也是不安分的人,在年轻的时候多次攻过辽东郡,年老后,才消停一些。
伯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拔奇,小儿子叫伊夷模。拔奇不孝顺,所以高句丽老国王伯固死后,高句丽人就立了伊夷模为王。
拔奇么就自然觉得很不爽,便和公孙搭上了关系,而伊夷模新坐上了高句丽的王位,也需要立威,于是不断的骚扰辽东,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往深山野林里一躲,彻彻底底地游击战术。
唐僧手记
公孙度甚是恼怒,派遣了公孙康统兵进攻,很是将高句丽扒光了衣服按在地上摩擦了一阵,甚至一度攻到了高句丽的王都,所以现在公孙度麾下也有不少的高句丽的附庸兵,也就很自然了。
公孙度站在硕大的地图前面,背着手,倒也有几分气度。
『看看,现在是兔子在前面跑,狐狸在后面追……』公孙度呵呵笑着,『然后狼听到了动静,准备偷袭狐狸……而我们,就只要带着狗,等着狐狸咬死了兔子,狼杀了狐狸,就可以出手了……到时候,兔子,狐狸,狼,都是我们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