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0s0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ptt-第1127章 漢王的自信看書-7wnif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正值五月中旬,准噶尔盆地酷暑难熬,北上的明军在烈日下行军,挥汗如雨,气喘吁吁。
好在这一路上地势相对平缓,道路不是太难走,全军士气也不错,大家倒也没有什么怨言。
唯一让徐明武感到不快的是,一路上经过七八个部落,全都是空无一人,一个牧民都没遇上!
好在明军赞画手里有地图,不至于在这鬼地方迷失了方向。
隐藏的笑脸
这一路上,徐明武注意到,准噶尔部的牧民对明军的态度似乎很不友善。
尽管明军没有骚扰沿途牧民,但那些牧民远远看到明军,就跑了个一干二净。
造成这样的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准格尔部叛乱,篡位的卓特巴巴图尔亲俄,向牧民们宣扬抹黑大明。
噬天裂地 霸霸霸霸占
其次,两个月前噶尔部军队北上阻击征北军,定远伯戚广阳命三万征西军趁虚而入,抄了他们的后路,想来征西军平叛时没少杀人。
吞天神帝
茫茫草原沙漠,找人不易,更何况整个大西北都乱成了一锅粥,天知道那三万平叛的征西军杀到哪里了!
最终汉王朱和墿提议,由肃宁侯卢象坤率主力大军前往叶尼塞河驰援定国公周遇吉和征北军,他们这些晚辈率本部五千人马,四处寻找那三万失踪的征西军,顺便安抚一下准噶尔部。
肃宁侯卢象坤听后,先是不同意,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然耐不住汉王的多次暗示,最终同意了。
他算是看出来了,汉王这帮勋二代,是想证明自己了,压根不想他这老东西在这碍事!
考虑到定国公周遇吉被困,情况危急,需加速行军,卢象坤最终还是采取了汉王的建议,分兵而动。
卢象坤还有着另一个考虑,大明统治西域,诸多部落势力中,唯准噶尔部最为强大,其占据的位置也最为重要,有大明的亲王殿下亲临,安抚他们,想来会起些作用……
自伊犁河谷出发半个月后,北上的三万明军分兵而进,卢象坤率两万五千人马星夜奔赴叶尼塞河。
二十日后,汉王朱和墿所率的“王旅”来到额尔齐斯河下游的一个部落。
担任前锋的李尚勇向朱和墿报告,这个小部落里一个人都没有,人全跑了,连毡帐都没来得及扛走!
朱和墿暗暗叹息,这就是舆论的影响啊,也不知道准格尔首领给牧民们灌了什么迷魂药,让他们见到明军就像见到瘟神一般,躲之唯恐不及。
朱和墿命令部队在部落外宿营,谁也不准进入毡帐扰民,哪怕是这些蒙古包里一个人也没有!
汉王所率的五千人马,原是东军都督府第一师第二旅,是镇国将军朱盛治的人马,因朱盛治这位宗亲老叔治军松散被斩,便宜了朱和墿。
第三旅由汉王殿下亲掌,一下子逼格就上去了,人们称之为“王旅”。
王旅的临时指挥部设立在部落外的一处小河边,各部安置完毕后,朱和墿把各团总及徐明武、李尚勇、朱大能、昭阳公主等人召集在一起开会。
这些都是王旅的主要将领骨干,隐隐形成了以汉王为首的新兴势力。
首先,朱和墿发表了重要讲话,并下达了将令,凡是经过部落,派出少量夜不收可进入查探情况,其他人一概不得进入,只在山野阴凉之处宿营休息,对当地牧民秋毫无犯。
朱和墿要尽力展现明军的形象,他深知在境外,一支失去民意的队伍,是无法生存的!
若是一路上大家都玩起了坚壁清野的把戏,那明军吃什么?
为此,汉王宣布了新的军规,要求全军将士必须倒背如流。
徐明武愕然,汉王殿下宣布的所谓新军规,其实和后世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如出一辙,主旨就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接下来,众人有模有样的进行议事。
目前,王旅有两大问题亟待解决。
第一,找人和抚民;第二,继续向北向西,赶赴叶尼塞河,与主力大军汇合。
这两件事看起来容易,实则操作起来颇为困难,特别在这千里戈壁荒漠之地,极大的考验了主将的能力,以及军队的意志。
朱和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布置精心,分工明确,不仅没有一上来就换掉三位团总,反而耐心拉拢。
娶個暴發戶千金 雪梨
部队用过午饭后继续开拔,蜿蜒曲折的群山横在了前进的道路上。
从地图上看,这片山脉叫阿尔格勒特山,绵延上百里,让人看着心生绝望。
好在先锋团抓到了一个牧民,副团总李尚勇好说歹说,给了这牧民十个银圆,终于说服了牧民带路。
在牧民大爷的带路下,五千王旅大军钻进了阿尔格勒特山。
这里地势起伏不大,主要以丘陵为主,林荫密布,路蜿蜒曲折,上下崎岖,大军如同钻进了一座迷宫。
徐明武缓缓放下望远镜,暗暗心惊,如此险峻地形,若是有敌人在此埋下一彪人马,只怕部队连展开防御的时间都没有啊!
朱大能走了过来,嘴里嘀咕道:“这地方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
他的话被身边的汉王朱和墿听到了,朱和墿举目四望,不由大吃一惊。
远处云雾缭绕的一座高峰,在阳光下发出雪白的光芒,走了半个时辰,这座高峰的方位和视角居然没有发生变化!
朱和墿心思缜密,一瞬间就想到了,部队是在原地打转!
“传令下去,停止前进!”
朱和墿急忙下令道:“朱大能,你到前面问问,李尚勇在搞什么名堂!”
朱大能也觉情况不对,一路狂奔而去,一会儿,带着在前面开道的李尚勇跑了回来。
李尚勇满头大汗,喘着粗气道:“殿下,怎么了?”
朱和墿没好气地说道:“大军在原地打转,你这个前锋是怎么带的路?”
李尚勇打量了四周,又抬头看了下顶峰的位置,也是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接着,他勃然大怒,骂道:“老子给了那牧民十块银圆,那老家伙拿了老子的银钱,却在糊弄我们!他妈的,老子这就去活剐了他!”
异界灵狐
徐明武无语,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棒缒!就这水平还在皇明军校当教习,丢人!
话音刚落,前锋团一名士兵飞奔而来,远远的大叫道:“大人,那个老梆子跑了!”
李尚勇大怒:“跑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个老头子都看不住?”
士兵哭丧着脸:“回团总大人,前锋团接到殿下停止前进的命令后,那老梆子说要拉屎,我们怕他跑了没了向导,就把他的裤子给扒了,想着这老家伙光着屁股能做什么,可谁承想,这老梆子竟然光着屁股跑了!”
“什么?老人家居然如此不顾廉耻?”汉王朱和墿惊呼道。
徐明武哭笑不得,皇家出身的汉王殿下,从小熟读圣贤书,接受宫廷礼仪培训,自以为人人都像他们皇子皇孙那么讲究礼义廉耻……
徐明武开口道:“人到了绝地时,哪顾得上礼义廉耻!一条裤如何能绑住一个人?”
李尚勇瞪了他一眼道:“人生来就得讲礼义廉耻,你个文盲懂个屁!”
徐明武晒然一笑,道:“你也不想想,要是在城里,自然无法光着屁股跑,但这是在大山里,你就是裸奔也没人理你!哪来的礼义廉耻?”
周围都是大男人,讨论这种话题没啥问题,但昭阳公主就不同了,一个公主听大老爷们聊裸奔聊屁股,这就有点吃不消了。
日月光絕
她轻咳了一声,走向旁边。
徐明武和李尚勇依然就中华美德的话题在激烈争辩着,朱大能时不时的参与进来,说几句自己的看法。
一旁的朱和墿,听得头大如斗,摆手制止了他们。
“徐明武,我告诉你小子,老子好歹当过你的教习,是你半个恩师,有你这么尊师重道的吗?”李尚勇呼喝道。
徐明武不屑道:“你放屁!监考的教习也他妈算是恩师?还有我告诉你,你是副团总,老子也是副团总,别在老子面前装大爷!”
二人素来不和,一路上就没停下过争斗,众人习惯性的上前劝架。
正在此时,只听啪的一声,天空升起一道红色烟雾。
一名团总兴致勃勃地看着二人争执,见此情景后脸色立时一变,大喝道:“敌袭!警戒!”
这种信号弹,是分散在四周侦查环境的夜不收发来的,红色示警附近有敌人偷袭。
汉王的亲卫队长一挥手,护卫们一拥而上,将朱和墿围了起来,枪口向外对准四方,异常警觉。
徐明武则是第一时间带着自己的护卫跑到昭阳公主身边,再次展现好男人、大英雄的正面形象。
全旅官兵也是就地寻找掩体,有枪的拉开枪栓,没枪的也是匍匐在地,队伍井然有序,并不慌乱。
经过朱慈烺杀人立威整治后,三军将士的军纪大大提升,特别是这支王旅,作为大整顿的主角,被整的最惨,表示的最好。
全旅自上而下的将官,基本都被杀了,能表现的不好吗?
此时面临突如其来的变故,士兵们表现得还算真定。
汉王朱和墿更是微微一笑,就差手中差个羽扇装逼了。
忽然,四周半山腰上的密林中,响起一片呐喊声,紧接着锣鼓喧天,人声汹涌,旌旗招展……
担任后卫的第三营马上传来报告:“报!我军后路被敌人截断!”
流氓老師(夜獨醉) 夜獨醉
李尚勇大惊失色:“殿下,我们中埋伏了!”
见此情景,徐明武脑袋嗡的一声,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出征,竟被敌人包了饺子!
渐渐冷静后,他发现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那个老牧民是个细作,故意引诱明军来这处山谷,截断了他们的退路!
敌人居高临下,一旦开战,对王旅极为不利。
徐明武偏头看向汉王殿下,只见这位天潢贵胄,竟面无慌乱之色,依旧保持着微笑……
尽管他们中了埋伏,但朱和墿相信,明军不惧任何敌人!
一支军队的素质,与军事长官的素质紧密相关,士兵的镇定,来自主将的真定。
只有主将镇定自若,士兵们才能看到希望,相信他们的将军能够带着他们逢凶化吉。
反之,主将都跑了,这仗也就没法打了,自古皆然。
看着自信的汉王殿下,徐明武放心了,诸将放心了,士兵们也都放心了。
只听山谷两侧的半腰上,呐喊声震天,树木岩石丛,冒出无数人来,少说也有五六千人。
这些人穿着具有蒙古特色的粗布衣裳,手持长矛、弓箭、斧头,还有部分人端着鸟铳,他们高声呐喊,群情激昂。
李尚勇松了一口气,笑道:“妈的,我当是罗刹鬼呢,原来是一群准噶尔部落兵!”
他随即冲着前锋团传令兵喝道:“去个会蒙古话的人,让他们滚蛋!”
朱和墿心中稍安,对李尚勇道:“让你的人撤回来,传令下去,所有人收枪待命!”
如果这些人真是准噶尔普通牧民组成的部落兵,明军就不能攻击他们。
朱和墿很清楚他的任务,必须争取准噶尔部牧民的民心,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归顺大明,否则,明军在准噶尔难以立足!
全旅将士得令,纷纷收枪向空阔地集结,以免被山上滚落的石头砸中。
明军做出了友好姿态,朱和墿冲着山腰大声喊道:“我们是大明的军队,这次我大明出兵准噶尔,是为了帮助你们平定叛乱,抵御罗刹鬼和哈萨克人的,一路上,我军对牧民秋毫无犯,尔等应该与我们携手共抗红夷!”
随着朱和墿这一嗓子,山上的呐喊声沉寂了下来,却没有回应的声音。
半晌后,对面的一座小山包上,忽然响起一声大笑,接着传来一道响亮的汉语:“你们才是侵略者,我汗登位,你们却派兵来攻,侵犯我准噶尔部的是你们明军!我汗已经下令,驱逐明军,你们死到临头了!”
“放屁!”
李尚勇冲着上面怒喝一声,前锋团的人马纷纷举枪向前,摆开战斗队形。
朱大能对朱和墿抱拳道:“汉王殿下,这些牧民行军布阵全无掌法,断了咱们的退路也奈何不得我们,不如让末将率一营人马冲上左边山头,不消一刻钟,定能杀出一条血路!”
徐明武大奇,朱大能看似像个铁憨憨,没想到竟能一眼看出了左边山头上的破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