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5s6火熱言情小說 霸衛 愛寫作的江少-第八百六十章 付出方能有回報看書-inum9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只见欧阳亮挥舞着拳头走近元蒙,而元蒙却是笑而不语。
“你笑什么,元蒙,我敬你是卫国名卿,才不跟你计较这么多,可你现在,却在耍君上,您说,我是不是该教训您一顿。”说着,欧阳亮挥舞着拳头在元蒙面前晃了晃。
“欧阳将军,亏您还跟随君上征战沙场,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了吗,战场上战况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您之本事自然高强,保全自身不成问题,可正如您之所言,君上实力稍有些欠缺,略弱于虢公翰,难免会出些差错。”
元蒙这里指的差错,便是卫扬实力不济,去生擒虢公翰与欧阳亮的同时,他未能成功,反被擒拿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两人一旦交战,定然会分出个胜负,至于谁成谁败,他们都不得而知。
“君上,此番决定全在于您,您若是想占得这份大功劳,那您便得冒些风险,可若您不想占,那便待在营寨之中即可,可此次机会一旦错过,再也没有称霸天下的机会,还望您要想好。”
此事颇为纠结,关键点甚多,他身为卫侯,却如同一名武将一般上阵杀敌,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元蒙先生。”
绿茵傻腰
“臣在。”
“孤倒是想问问,若是晋侯,他会选择怎么做。”卫扬倒是想了解一下晋侯心中的想法。
“晋侯心中的想法,臣也无法揣度,可依臣对晋侯的了解,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他定然不会错过,而且他之武艺远甚于君上您,也甚于虢公翰,若是他与虢公翰一对一单挑,定然能生擒他。”
神异典之鼎漾传 羽化飞仙
“这么说,孤不如晋侯。”卫扬问道。
“恕臣直言,君上之武艺,与晋侯之间仍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你!”欧阳亮一听,冒火地吼道,“在君上面前,你竟然敢看不起君上。”
“舅舅!”卫扬朗声一喝,欧阳亮仿佛脚底下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一般,大气也不敢喘,只是安静地立在原地,回身瞥了眼卫扬。
新婚总裁狠神秘
“好了,元蒙先生说的都是事实,忠言逆耳都是难听的,这很正常,孤也承认,孤与晋侯之间仍有着不小的差距,否则,这方伯之位哪轮得到他来当呢。”卫扬用手扶着额头,思忖道。
只有我知道的游戏 奥法之魂
吾家淘妻不好 夜海林
“君上,虽无办法,只能靠您的硬实力,但换而言之,离攻打携地尚且有一段时间,若您能好好提升自己的武艺,再加以天下名将的帮助,臣相信,您之武艺定然能突飞猛进,甚至能达到虢公翰这般水平。”元蒙见欧阳亮心情平复下来,才缓缓说道。
“你这。”欧阳亮叹了叹气,他就不能说的及时些么,刚刚那番话,气的欧阳亮差点挥舞拳头径直向元蒙砸去,险些铸成大错。
“元蒙先生言之有理,事到如今,看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凡事若要有回报,就必须付出,卫扬很清楚这个道理,之前为了提升武艺赢得招婿之试,他可以说是想尽一切办法来提升武艺,并找寻相应的办法。
那么此次也应是同理,若要攻下携地城,生擒虢公翰与姬余臣,他必须得提升自己的武艺,再不济,也得达到和他们同一层次的水平,否则,以三脚猫的功夫,甭说能和他们一较高下了,就算是追住他们也压根就不可能。
“欧阳将军。”
“臣在。”
天災之重回末世前
“这些天孤就拜托你了。”卫扬客气地说道,“提升武艺一事,还得依靠舅舅您才行。”
“君上,这未免也太着急了些,您说,连攻打携地的主将还未曾决定,您就顾自己提升武艺,而且,时间太短,这么点时间,臣实在没有把握能帮助您打败虢公翰。”还未等卫扬下定决心,欧阳亮便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胡说些什么,还未战,便这么没信心,怎么,你难道连孤都不相信了吗?”卫扬厉声斥责道。
“信,信,君上所言,臣都信。”欧阳亮连连说道。
武林神曲
“那不就行了,在发兵攻打携地之前,孤之武艺,欧阳将军您必然要帮我提升一个层次才行。”卫扬也颇有决心,刚说完这句话,他便站起身,环视四周一圈后,道:“众人既然知道孤之决心,不妨从今天开始,孤便跟随欧阳将军去提升武艺。”
“君上英明!”众人纷纷拱手作揖道。
妃撩不可,妖孽王爷犯桃花 五行属二
要提升武艺又谈何容易,之前在齐国,他为了提升武艺,每天早出晚归,这份辛劳他早已知晓,因此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欲带冠必先承其重。
大敌当前,天下局势纷繁复杂的情况,卫扬若不再提升自己实力,在此一役中立下功劳,恐怕卫国就一直会待在这块一亩三分地之中,也无法与晋国一较高下,凡事都还得听命于身为方伯的姬仇。

代嫁棄妃不溫柔
“荀将军,您慢点。”另一边,姬伯正搀扶着走路踉踉跄跄的荀成回到他的府邸中。
一路上,荀成没有多言,他的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刚刚在大牢里姬还对他说的一番话,自责与悔恨交加,可有一个原则并没有发生改变,如果能重来,他也绝对不会帮助姬还攻下卫国城,此等不仁不义之事,他可不能陷君上于危难之境地。
“大公子,您说,老臣到底哪里做错了。”荀成思前想后,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因为此一役,世子殿下便对他恨到了这种地步,心中五味杂陈,真不是滋味。
“荀将军,您并没有做错什么,全都是我那不争气的三弟的过错,他只要好好地守住他的世子之位,就算是我,也没那么轻易从他手里夺过来。”姬伯叹气道,但同时他也有些羡慕,三弟姬还还有老师荀成记挂着。
反观自己,这九年来在外漂泊流离失所,许多诸侯一知道他是被晋侯给逐出晋国的,都不敢收留他,更还有姬还派兵来追杀他,这九年来,他过的可不容易,可现在,他还得照顾荀成的情绪,说话谨小慎微,生怕说错一个字。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